Written by 主人 on . Posted in 第七扇窗

曾经以为

月亮是一个孤单的孩子

走一千里,她跟着我

走一万里,她随着我

 

直到有一天

我变成了那轮月亮

走一千里,我跟着你

走一万里,我随着你

作业歌-微信歌

Written by 主人 on . Posted in 笑林小记

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作业歌!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作业滚滚来;
君子坦荡荡,小人做作业;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在写作业;
举头望明月,低头写作业;
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写作业;
少壮不努力,老大写作业;
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还没写作业;
生当作人杰,死亦写作业;
人生自古谁无死,来生继续写作业;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下写作业。

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微信歌!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微信滚滚来;
君子坦荡荡,小人发微信;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在刷微信;
举头望明月,低头刷微信;
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发微信;
少壮不努力,老大发微信;
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还没发微信;
生当作人杰,死亦刷微信;
人生自古谁无死,来生继续发微信;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下刷微信。

并刀如水

Written by 主人 on . Posted in 周邦彦

倒时差,4点多就醒了,有一个梦记得特别的清楚:月亮地,少年老家的孤零零的几栋房子,说话都是回声,有人说要陪我走一段,我说不必了,于是就自己回家,那时候月亮把我的影子拉的好长,月亮的笼罩好像一座水晶的宫殿。回想自己的年轻的日子,不止一次,有人跟我说,‘留下吗?’或‘一起走!’,我都拒绝了,直到自己想留下了。辗转反侧中想起来了周邦彦的那首“并刀如水”。

 

少年游  

【宋】周邦彦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这是宋词中我最喜欢的一首之一,常常在心里背诵,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尤其那么喜欢第一行: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如今在太原能买到如水的并刀吗?如今在苏州能看到胜雪的吴盐吗?有一个女子拿出一把刀,把雪白的盐(盐是用来压一下橙子的酸涩的)放在案上,芊芊玉手切开晚秋的新橙。这一刻的意象真美,而且是凄美,因为少年的他必是要走,纵今夜勾留,明日仍然要走,所以这温情的夜晚,屋外是霜,是露水;屋子里面刀已如寒秋的水,案上的盐映着某人苍白的脸犹如一片白雪。很多年前读过的可能是台湾的诗人的一句(今天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一句,具体的出处则无处寻觅):“做爱的时候,我听到欲望的声音悄然滑落”,这词中的霜雪,的确让欲望的声音悄然滑落。一个男人年轻的时候,心里只有江山,总是觉得身不由己,“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字,那就是“走”,一个女子若遇到了自己的爱人,就多么的希望放弃一切跟那个男人天涯海角,终生厮守,在她的世界里,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留”。而在这个夜晚,那个知道他一定会走的她正在苦苦留他,虽然只有这相对调笙的一刻,这一刻也只有相对调笙;而那个知道自己必然要走的他虽然要走,却万般不舍,虽然今夜要留,明日却一定要走,有的只有这一刻,万千言语,欲说还休,于是还是相对调笙吧。这是怎样的飞花碎玉的时刻呢?年轻的时候无法读懂李商隐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今天却明白了,那“强说愁”的日子看人温香软玉的时刻,以为那是多么的美好,但用情深处,局中之人是何等的怅惘凄然呢。

完美的小城

Written by 主人 on . Posted in 游记

在帕骚,这个三江交汇的德奥边境的小城,我忽然想起了康德,虽然他居住的柯尼斯堡今天已经变成了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但这个席勒与歌德的老师,人类最重要的哲学家一生都未离开他生活的小镇,看看谷歌上的柯尼斯堡的老照片,也一样是一条大河与尖尖的教堂还有粗壮的塔楼,与帕骚都那么的相似 – 我心目中完美的小城 – 望着这个小城,想想人深邃的内心,我没有这小城,也没有那深邃如星空的思想,我有的只是从一个小城到另外一个小城去参谒那些孤独的灵魂。

教堂的钟又响了。

20140603-051033-18633691.jpg

霍尔斯特印象

Written by 主人 on . Posted in 游记

明天就要启程去维也纳,虽然没有晴天,其实一直在雨中,但这里的植物太肥美,动物太丰满,建筑太坚挺,云雾太飘渺,食物太有味,交通太艰难,湖水太墨绿,让你想留下来,管他外面的世界如何,我只喂马劈柴度此生。下午的时候有一个插曲,去了两次的一个商店,老板请我们喝了一杯白葡萄酒,带我参观了他的16世纪的地下室,讲了他怎样厌烦大公司的生活,于是来霍尔斯特开店,我们说了很多,甚至他爸爸在阿联酋工作了25年的事情。晚上又路过了他们的店,去问他太太请教了去维也纳路上最好玩的地方– DJRBSTEIN,看来是叫什么士登,列支敦士登看来以前也是这样的小镇了。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明白,我们对一个地方的印象总与人有关,那些路过的人我们不问姓名,但也可以分享、欣赏,所以不要吝惜你的微笑,爱种下了收获更多的爱,别了霍尔斯特!

20140528-205455-75295297.jpg

20140528-205455-75295009.jpg

20140528-205456-75296141.jpg

20140528-205456-75296401.jpg

20140528-205454-75294428.jpg

20140528-205455-75295574.jpg

20140528-205454-75294716.jpg

20140528-205455-75295871.jpg

20140528-205456-75296679.jpg

窗子与台阶:时间的味道

Written by 主人 on . Posted in 第七扇窗, 杂感, 游记

无论旅游还是家居,我最喜欢的两个意象首先是台阶,其次是窗。我必须承认,我是神秘主义者,台阶,尤其是老的长满了青苔的台阶,窗子,尤其是斑剥的旧窗,充满了遐思。有个我不太喜欢的诗人叫顾城,他要在大地画满窗子,我想让世界长满美丽的窗子,但不是画,是长,不是为了卞之林要装饰别人的梦,而是因为梦而疯长出来,我想那些被囚禁在没有窗子里人,心里必然有窗子,否则他们怎么保持微笑、礼貌和尊严以至于自由呢?台阶迷人的地方是上面的被磨光的足印和生长植物,必有人要去一个不容易去的地方,才有台阶,必经过岁月与大自然的洗礼,此路依然,那必是梦想的终点,那必然是激动的登临一望的期待。疯长吧,窗子;延伸吧,台阶:朝向梦想,给时间味道。 20140528-152638-55598871.jpg 20140528-152637-55597548.jpg

Good to Great中的经典抄录

Written by 主人 on . Posted in Good to Great

I don’t know where we should take this company, but I do know that if I start with the right people, ask them the right questions, and engage them in vigorous debate, we will find a way to make the company great.

- Dick Cooley and David Maxwell

用人啊!

 

The geniuses seldom build great management teams, for the simple reason that they don’t need one, and often don’t want one.

乔布斯就是一个天才,所以他身后的苹果就失去了那奇异的光彩。

 

We found no systematic pattern linking executive compensation to the process of going from good to great. The evidence simply does not support the idea that the specific compensation acts as a key lever in taking a company from good to great. … It’s not how you compensate your executives, it’s which executives you have to compensate in the first place. … The right people will do the right things and deliver the best results they’re capable of regardless of the incentive system. People are not your most important asset. The right people are.

我们用尽心思去做各种指标以为这种激励方式是万能的法宝,但却忽略了一个前提,如果人没有选对,你给她多少,她也做不出什么成绩。

 

When in doubt, don’t hire – keep looking. Those who build great companies understand that the ultimate throttle on growth for any great company is not markets, or technology, or competition, or products. It is one thing above all others: the ability to get and keep enough of the right people. … Letting the wrong people hang around is unfair to all the right people, as they inevitably find themselves compensating for the inadequacies of the wrong people.

的确很多次我都会后悔,后悔因为受其他人的影响招募进来的人不是我想要的,或者是没有在第一时间让一个人走。

 

If we spend the vast majority of our time with people we really enjoy being on the bus with and who will never disappoint us – then we will almost certainly have a great life , no matter where the bust goes.

帮人找到方向,找到他们喜欢做的事情,然后大家一起工作,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离别一个你不曾有爱情的地方

Written by 主人 on . Posted in 耶胡达.阿米亥

离别一个你不曾有爱情的地方

包含着一切都不曾发生的痛苦

且伴有对在你离去之后将会发生之事

的渴望

 

在最后一晚我看见隔街

对面阳台的地板上

一个小而清晰的四方形光斑

为无限的伟大情感

作着见证。

 

在灰色的清晨我一早走向

火车站时

许多从我身边经过

带着我将永远不得而知的

美妙陌生的名单,

邮递员、税收员、市政职员

等等。也许还有天使。

 

《时间》62

再转几首赵缺的旧体诗

Written by 主人 on . Posted in 赵缺

蓝衫

蓝衫落拓到燕京,杜撰风云只自称。
偕汝乃知诗有用,凭谁常笑士无能。
貌如花月终衰老,心已沧桑却永恒。
料想小城宁谧夜,漫天星斗一孤灯。

 

鹧鸪天

我亦多情亦薄情,少年游荡更无凭。身如沧海浮沉浪,梦是银河聚散星。
春色远,夜灯明,繁华十面剩零丁。平生未有传奇事,所谓传奇都是卿。

 

临江仙

夜尽每愁喧闹,春来却怕伶仃。此心如火复如冰,无端流作泪,只是向谁倾?
风雨偶然闲过,云烟恰好同行。他年小镇忆生平,采莲人亦老,隔岸煮红菱。

 

临江仙-月

莫叹温柔如水,可怜消瘦如弦。一年能见几回圆?相随千里路,还隔九重天。
皎洁迎来风雪,迷朦付了云烟。今宵倦倚小桥边。柳丝缠住梦,斜影漏阶前。

 

午饭时,于老街见修鞋匠

斜举新来货,殷勤对日光。
钢针穿韧线,板凳靠泥墙。
且待鞋将好,休怜饭欲凉。
久经皮革味,世上已无香。

 

次韵韩济中大夫咏河南艾滋病村

如此奇灾竟满门,满门哀恸更连村。
一升血换炊烟热,几度风来烛火昏。
剩有孤儿缠疫鬼,稍无杯酒祭亡魂。
休言盛世得微恙,已见大人高座论。